绿茶小说网 > 终极神医 > 战争领主
本书标签: 禁咒  魔武邪神  白洁和高义     

战争领主:

战争领主


这样我还是现场导演,你给我远程参谋
”苏月点着脑袋,事情能做到这样显然已经够好了
蓝向阳指了指平板:“那么今天开始这玩意就是你的了,你尽快学习我们的文字熟练掌握我们的设备
你要的什么背景音乐,你也可以先设计
我会给你找个助手,不急
”苏月愣了愣,本以为自己需要一步步才能骗到电子设备
没想到自己只是出了一个主意,这玩意就到自己手里了
苏月拿着平板回了自己屋子,桌上是自己早写好的笔记
苏月的文字天赋真的不弱,最近已经开始学习文字了
看着自己做的简易字典,此时的苏月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翻译起来
见苏月忙活去了,走过人造的流水小溪蓝向阳回了自己的房间也睡觉去了
……月球的白天,是没有天亮的说法的
但各种拟物的氛围灯,会缓缓变亮让大家明白黑夜和白天的变化
银座大厦的一层,灯条开始亮起黄白相间的灯光,灯光照射下,路桥恍惚间还以为真的白天了
路桥睁开了双眼才明白天亮了,这一夜睡的还算舒坦
路桥坐起身子拿下黑袍盖住二西莫夫放入背后,才想起发生了什么看向笼子
笼子内不是别人,正是达闻西和达喜
一晚上的时间达喜没走,路桥明白这还不能说明什么
路桥身前之后,猫斗小队的众人也缓缓起身
路桥指了指门口:“走吧,月牙湾等着
”众人再次行动起来,马龙也钻回了笼子内
巨大的笼子从大厅被抬了出来,乔克此时放下了手里的望远镜
熬了一夜,乔克下意识的打了个哈切
随后小队语音内叫着刘恒和国正与自己先一步到月牙湾等着
一半的月球,边界线之上十几根旗帜竖立
又来到了这个地方路桥心里有些忐忑,周围已经有士兵集结
而且有平民在舞台上搭建着什么,路桥越看越眼熟
两张长桌左右放置,并且在桌上分别放上了红蓝色的颜料做区分吗?这是要对垒?还是要开庭?路桥不知所措之际,周围陆陆续续出现了整齐的脚步声
四面八方此时有军队朝着这边集结而来
丁宁开口道:“看来其他几个区的军队都来了
”片刻的等待,又是当日宏伟的阵仗
其他五个区的人都到了,稍远处走来的正是B区的蓝向阳
蓝向阳今天的打扮有些特殊,手上有这一个装置
而身后有军官运送着设备,看似有备而来
蓝向阳最后一个到场,到场之后就摆了摆手
两位军官缓步走向路桥,拿出了一根金属棍
这玩意路桥见乔克用过,看着军官进入笼子
他们熟练地将达喜的手脚捆好,塔拉下来的翅膀也单独固定
随后两位士兵带着达喜去往了远处的旗杆,达闻西有些恐慌但路桥拉住了达闻西
此时越来越多的平民到场,显然是看见了被锁在旗杆上的小孩
开始觉得奇怪,但看见孩子身后隐隐约约可见的翅膀又明白了什么开始窃窃私语
蓝向阳起身开口说话,蓝向阳带来的设备是个喇叭
而舞台之上两边架设的桌子也同样发出了声音,广场的四个方向都响彻蓝向阳的声音
“各位今天邀请大家前来我长话短说,你们也看见了眼前的这个孩子
在昨天虫袭的时候被虫化了,现在我没办法界定这个孩子是人还是虫
无奈又刚好有一群人坚信孩子是无辜的可恨的是虫子
所以我想进行一场辩论赛,来判定眼前的这个孩子的生死
”蓝向阳说完众人全部都惊呆了
唯一不惊讶的算是路桥了,看着众人的样子也就明白辩论赛不是月球的产物了
那么蓝向阳身后现在怕不是苏月在帮着出谋划策?所以这苏月是想干什么?“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何为辩论
看见台上的座椅了吗?左右各可容纳五人,两个颜色则代表正反两方
正反支持孩子是人,而反方则明确孩子是虫
进行辩论,由我们大家进行评判
”蓝向阳再度解释道
“向阳哥哥,你一说确实有些意思
可评判标准和参赛选手呢?”蓝向阳笑着:“暂定为2224的平分标准,我们在场分为四阶级
君月占2分、军官占2分、士兵占2分,最后的分数交给到场的平民
觉得谁说得对,就站到觉得对的哪一方,哪一方人多就直接拿走整个分数,谁先占到六分为胜,如何?”“平民四分?我没搞错吧?”蓝向阳点着脑袋:“没错,其他人平票
平民四分是因为孩子就是个平民
如果现在站在那里的是个君月,那么四分让君月裁定也不是不可以
相对的士兵和军官也是一样,这个不反对吧?”“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那么这个正反方呢?正方有路桥对吧?”蓝向阳开口道:“路桥,你喊谁跟你上?”路桥看向红色的桌子打算走过去,身后的达闻西连忙大喊:“路桥,让我去吧?”“你搞发明可以,等一下是辩论
每个人都要说话的,需要巧舌如簧的
”路桥解释道
马龙举起了手,路桥点着脑袋:“你勉强算一个
”稍远处穆烈大喊道:“路桥老弟算我一个吧
”路桥看见了下方的穆烈招了招手,路桥明白穆烈估计是想在君月面前露个脸
油嘴滑舌的穆烈,想必也能起到作用
此时的尤金在君月身旁行了个军礼:“君月大人,我可否过去试试?”“那你要问路桥要不要你
”君月说着
尤金几个大跨步走到了路桥身旁:“路桥,你看我如何?”“您肯出山,我自然高兴
”路桥尴尬的笑着,尤金可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
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路桥现在都记忆犹新
尤莉此时也跳上了台,大喊道:“怎么可以少得了我这个董事
”路桥点着脑袋,尤莉这个关系户此时也上了台
正方五人算是齐了:路桥、马龙、穆烈、尤莉和尤金
蓝向阳笑着:“那么另一边呢?谁愿意当这个反方?”尤金这老狐狸确实够奸诈,但拔出萝卜带出泥
云焕和瑞西此时站了出来,径直的走向了反方
D区的君月笑着:“我龙九,好玩的东西自然也不想错过
”叫龙九的君月走向舞台,D区一片叫好
龙九转身指了指,一位女新月也走了下来
“这位是莫妮卡,她和我一起没意见吧?”龙九君月看着云焕和瑞西
两个新月点着脑袋,自然不敢忤逆君月
并让龙九站在了首位的位置,往后退去以表尊敬
路桥在一旁看着似乎也找到了对方的弱点,阶级地位太过明显绝对是一个突破口
还差一位,路桥多想再来一个花瓶
但此时E区的女君月也站了起来:“夏小美我也想玩
”E去的军官们此时也开始呐喊助威,相当于两个区都已经提前沦陷了
反方此时的五人组都出来的,阵容看起来豪华无比:夏小美、龙九两位君月、莫妮卡、云焕和瑞西三位新月
众人都站在了自己的舞台之上,望向了蓝向阳
蓝向阳开口道:“那么月球第一届辩论赛,第一轮,开篇陈词
由正方一辩立论
”众人看向路桥,路桥此时站了起来咳嗽了一声
蓝向阳冲着路桥大喊道:“我有《一个梦想》就不要再念了,拿点真材实料出来
”路桥这一下被怼的,尴尬的笑着
蓝向阳居然知道了,那么自然不能用了
君月这边,路桥拿不到票
先不说龙九和夏小美上台之后是什么状况,他们显然都是对蓝向阳有略微抵触的
那么自己何不顺水推舟,将事情头砸在蓝向阳头上?带动着平民,拿到平民手里的四分
路桥不慌不忙的站直身子:“一个幽灵,咳咳
等等,容我想想
”48:突发状况?“没有幽灵,这只是一个比喻
这样,我重新来过,大家听好了
”路桥尴尬的笑着,明白自己这一嘴话题开大了
这要真就一个幽灵了,这怕是要闹革命
龙九那边自然不知道路桥在干什么大吼道:“行不行啊?虫子就虫子什么幽灵?”路桥伸出了双手朝前降了降,示意众人安静:“一个孩子,月球生活的孩子
在贫民窟里生活,只不过被虫族虫化就要对他进行围剿
这是孩子的悲哀也是月球的悲哀
现在君月和新月、至高们和军官们、他们联合起来了
我们应该沉默吗?我们应该站起来,推翻现在的不公!以前给他们的权利但他们不能代表公平,给他们权利不能代表他们可以无视错误
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正确的道路,我想汇聚大家力量
请大家站出来和我一起推翻不公!”路桥说完吊着笑容看向蓝向阳
大部分人没懂意思,但都燃起来了
路桥的话不是那么好理解,小部分人思索一下也就明白了
这是在说君月犯下了错误导致孩子虫化,现在又想联合高层将孩子投下悬崖
懂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的讨论,一传十、十传百的传递起来
尤金在一旁点着脑袋:“路桥,你这有深度啊
”蓝向阳摸了摸脖子:“他着又是哪一出?”苏月在银座大厦最高成传来了消息:“开口我就知道了,是《宣言》
还是演讲稿,着稿子刚好是我的决赛备选
可惜我没有入围,没想到路桥也背下了
”蓝向阳看向了反方开口:“由反方一辩立论
”反方众人都看向了龙九,龙九推了推夏小美
夏小美尴尬的摇着脑袋,此时龙九身后的莫妮卡小声的在龙九耳边说了什么
莫妮卡穿着战斗服,手部之上正是找到的资料
龙九点着脑袋大喊道:“每年死在虫群袭击上的人类,上千人
这些人可能是平民、可能是士兵、也可能是军官,是你们的战友?朋友?亲人?现在就有一只虫活生生的站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凭什么饶恕他!”此话一出,虽然简短并且语句并不干练
但话语戳中了痛处,每个人身边多多少少有被虫族杀害或感染的亲人
没有人不怨恨虫族,所以在场的现在所有人都带着愤怒
“处死他!”“处死他!”由平民中的几人先开始呐喊,随后呐喊的声音越来越多
“帮虫子的也要死
”“就是,帮虫子的也要死
”路桥此时看向了喊话的人员,披着黑袍躲在人群当中
喊完转身就跑,路桥自然明白这群人是谁
这是要帮着泰格报仇的黑袍狂徒啊,这个时候出来带节奏
“也要死
”“也要死
”众人跟着喊,显然这节奏带起来了
自己好不容易说的那么好,这一下全部白说了
“肃静
”君月站了起来在广播内大喊,围在广场的士兵们集体转身面朝平民
这才让喊声停止,君月小声的询问道:“下一个环节呢?”苏月此时慌张了,现场的画面通过平板苏月全都看得到
这如果继续按照正常流程下去,平民们怕是要生吞了台上的路桥众人
苏月无奈的只能减短流程:“按倒序提问回答,由反方开始
然后就是投票环节了,路桥不会死对吧?我们之前可没说过会死的?”君月不再理会苏月镇定的开口:“提问发言环节,反方开始提问
一边提问一边回答
反方五号先提问,正方我号回答
”瑞西看着尤莉,连忙开口道:“尤莉小姑娘,帮助虫族的话你们还是人类吗?”尤莉一急,但是想到了昨晚路桥的话看着云焕:“达喜产生了变异,这一点我们不否认
但你们也不能否认变异前的达喜就是个人类孩子对吧?云焕叔,你来回答
”云焕左顾右盼,没人与其对视
云焕尴尬的笑着:“之前是和现在是是两码事,有点绕是不是?我意思就是现在不是了,你们说是不是?尤金?是不是?”尤金冷笑着:“对,现在不是
莫妮卡小姐对吧?倘若你今天得了病,我们大家都嫌弃的病
我就不点名说是什么了,我们能因此歧视你吗?这孩子也不过是得了大家都嫌弃的病,比你那种更难让人接受罢了
你会嫌弃吗?莫妮卡小姐?”此话一出莫妮卡气的,一掌排在桌上
战斗服直接拍裂了讲台,莫妮卡气的大喊:“你才有病,你们全家才有病
那啥大胡子,讲台有这一个虫小子、明天可能就会有第二个、未来就会有第三、第四、第五个
到时候这样的东西比人都多了,你们担得起吗?”大胡子?穆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看向了夏小美
穆烈乐呵呵的笑着:“担不起,君月大人
冒犯了,那个我还是过吧
”穆烈只是想混个脸熟根本不想触怒君月,向君月提问这不是找死吗?众人都给了穆烈一个鄙视的眼神,穆烈摇着脑袋尴尬的笑着
夏小美愣了愣:“还有这样的啊?我就接刚刚的话,如果以后越来越多的人被虫子感染成这样的状况
我想问你们在做的现在正方谁担得起?就那边那个残月的士兵,你来讲
”马龙此时低着脑袋,下一秒起来一脚踩在了桌子上站了上去:“昨天晚上,我跟达喜关在笼子里
为了试探他,我特地打开了笼子真的睡着了
一晚上他没有跑,我能相信他就是人
不然,我愿意让他咬我一口看看我会不会变异
”马龙此时脱下了手甲,越过了讲台走向了旗杆前速度之快显然没人预料到
达喜此时就被绑在期间之上,这哪是辩论一下就变成了试验
当然哪有什么规矩,此时的马龙大喊道:“达喜咬我
”马龙上手,达喜轻轻咬住
马龙根本看不见伤口,抽出手自己咬了自己一口
看着渗血的牙印随后赛项了达喜,这一幕众人显然都看见了
马龙脱下了自己的战斗服的上身,展示着自己的正面和背面
“君月大人,我变异了吗?你就容不下达喜一个孩子吗?”马龙咆哮道,下身还有战斗服冲向了龙九面前展示着自己的正在流血的手臂
谁能知道,这一喊马龙反而成了全场最佳
确实这并不是一场真正的辩论赛,大家要的也只是实证和结果而已
如果眼前的孩子真的要是个会感染他人的虫族,那么他万死不辞
可他如果只是自己变异,那么确实也没必要赶尽杀绝
龙九此时有些尴尬:“你厉害,确实没有
我就当他不会感染别人,那你那么会试验
不如我们找个笼子,把它跟虫子关在一起看看
看看虫子会不会攻击他,如果会我就认他还是个人
”龙九对着莫妮卡小声的说了什么,莫妮卡在手臂上操作一同
D区很快开来了舰船,舰船下面挂着一个箱子
透明的牢笼内不是别的,正是一只卡兹克
舰船将箱子放在广场之上,解开了钩锁离开
透明箱子内的卡兹克朝着四周赚了一圈,随后张开利爪竖起翅膀一顿咆哮
金属声在箱子内,变得格外的吵闹
莫妮卡操控着手臂,此时玻璃下方还有一层移动轮
将箱子调整到了达喜所在的旗帜面前,开关被打开卡兹克快速的钻了出来
卡兹克刚钻了出来,龇牙咧嘴的朝着达喜一顿咆哮
士兵们望向虫族,平民们开始害怕的后退
没人能反应过来,身法比较快的马龙此时也被龙九按住了手臂
路桥连忙拿下了自己的二西莫夫对准了玻璃罩内的卡兹克,此时二西莫夫的镜头变成无人机飞在空中
自动识别出了玻璃,并自动对准了透气孔的位置瞄准着卡兹克
路桥并没有开枪,而是在等待
路桥也想知道,卡兹克会怎么对付达喜
卡兹克举起了利爪朝着达喜俯冲而下,路桥扣下了扳机
自瞄的子弹飞射而出,斜着射入玻璃内的通气孔后直直的射向了卡兹克的脑袋
一枪爆头卡兹克朝着侧边倾倒而去,直接摔入了万丈深渊之下
达喜此时已经昏迷在了台上,显然是被吓晕了过去
蓝向阳在台上小声的询问:“苏月,这就是你说的变数?突发状况?”

上一章:尚武之魂 战争领主 最新章节 下一章:花落春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