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小说网 > 小说 推荐 > 极道星辰
本书标签: 寸界  少龙风流 小说  异变之镯     

极道星辰:

极道星辰


士兵们互相打量了一眼,站在门口等着看着路桥
路桥开始补充细节,当年自己在星梦想就算是马上开会了老板也不能打断自己的设计
等路桥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门口的士兵等的不耐烦
完成的路桥长出了一口气将图纸交给了丁宁开口道:“帮个忙,我今天是见不到达闻西了
他来了你给他图纸,让他先做一个框架
至于内部的细节我会再补充发给他
让他每天晚上都来一趟,带着图纸有什么不懂就问我
”路桥说完丁宁点着脑袋,路桥此时看向了士兵才发现士兵似乎摸着头盔一直在汇报这边状况
自己在星梦想怎么做无可厚非,但路桥明白现在身不由己
尤金可是自己能惹的,如果就这样过去的话两手空空又让士兵们等那么久
这时候如果士兵已经告了状,自己确实没什么好果子吃
路桥看见之前印手印留下来的墨水,则拿着纸用手指沾着墨水写下了一个字:粪
反正在整个月球,也就自己和苏月懂中文
路桥看着自己写下的狂草满意的点了点脑袋,但又生怕苏月万一哪天也看见说出真相自己就完了,有写了一行小字:苏月念福
拿着自己写的粪字,路桥走向了士兵
士兵自然带着路桥去了尤金的家,路桥被夹在中间带出了B区兵营
几个穿着战斗服的士兵,带着只穿紧身衣的路桥
路桥自然不敢乱来,众人朝着远处走去
丁宁手里拿着路桥给的设计图,乔克走了过来拦住:“我先记录一份交给君月
”“用得着吗?我觉得路桥不是坏人
”丁宁看向了乔克
马龙点着脑袋:“今天我们也算是立功了,而功劳都考路桥
”乔克点了点脑袋指了指无限手套四个字:“他确实有功劳,但这个功劳如果是估计让他立功呢?防人之心不可无,上面我们看不懂的四个字万一是暗语呢?交给君月破解,可以吧?”丁宁无奈显然没法拒绝,乔克用手臂上的通讯系统拍摄了一份拳套设计图之后交给丁宁
丁宁拿着路桥的手套草稿出门,拐了两个弯看见了在B区兵营等待的达闻西
“久等了?”丁宁寒暄
达闻西摇着脑袋:“也就刚到,才看见一群士兵带着一个人从里面出来
我怕是抓黑市人员的,所以躲了一下
”丁宁将手里的草稿交给了达闻西:“你先拿着,然后先试着把外壳设计出来
这是路桥的计划,你以后每天都来这里一趟,把不懂的地方说一下
”达闻西此时对着兵营的灯光看了一眼草稿询问道:“这是给我订金的那位画的吗?”丁宁点了点脑袋之后离开,就留下达闻西对着灯光静静的欣赏
丁宁下意识的回头,平民都怕士兵把他们认成黑市人员
但此时的丁宁多了一份思考,万一路桥真的问题,眼前的这个达文西真的是接头卧底呢?不是没有可能性,丁宁的忌惮加深了几分
此时的路桥被带到了B区的郊边,这里的房子并不是高楼大厦而是别墅
而且也不是正规的别墅的形状,看起来更像是地堡
几个硕大的圆形拼接而成,周围闪着灯带
路桥被带入了其中一栋,进门就有穿着紧身衣的女人拿着类似鸡毛掸子的东西拍打路桥的身体
而士兵们几乎是立刻离开不做停留,路桥明白应该是拍去一路走来的尘土,以免玷污豪宅
那么眼前的女人说不定就是佣人之类的,看对方还挺漂亮的思考尤金不至于强抢民女吧
进门内部富丽堂皇,客厅中间是一张巨大的骑士桌
佣人长成一排,都是平民随时准备服务客人
此时尤金穿着紧身衣一身肌肉笑着走了过来:“路桥,怎么耽误了那么多时间
听士兵说你在涂涂写写什么东西,能和我说说吗?”路桥笑着抓着粪字,果然在这里等着自己
路桥直接将手里的粪递了过去笑着解释道:“您的人来了,我想了半天
也不知道你的晚宴是庆祝什么的,所以我就大胆写了个福字
算是我回报您给的礼物,我这玩意礼轻情意重
”尤金大笑着抓过路桥写的粪字:“今天是我生日,看不出来吧
我今年四十八了,资历和年龄都算得上是最老的了
但我从没去过地球,所以我请你来就是想知道一下地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看看你给我的这份礼送到心坎里了,这份礼在我心里分量可不低啊
比他们的都重一些,不过,这就是四千年前的福字?这玩意有什么用?”路桥一眼望去,在座的一位位身穿紧身衣但胸口的牌子都表明了自己的等级
清一色的军官,身后的礼物堆积如山
“这福啊,我们那个年代的人的传统,把这个福字倒着贴在门上
寓意着福倒了,也就是福到了的意思
也是祝贺您早日晋升,大富大贵
”路桥笑着
尤金激动的点着脑袋,朝着骑士桌走了过去大喊道:“各位看看,这是路桥给我写的福字
四千年前的字,你们瞻仰一下
”众人探着头看着尤金手里拿着的粪字,互相点头评头论足
路桥此时看了看自己残月的胸章忘了带出来,当然现在这个状况不带比带了好
路桥和这里显得格格不入,毕竟每一个都位高权重
有人发现了粪字下方还有四个小字:苏月念福
此时询问道:“路桥,下面四个是什么?字”路桥连忙上前解释道:“这四个字是路桥亲笔,代表是我写的
”尤金大笑着将粪交给了路桥:“来,路桥
你帮我贴在我就这面墙上,也别门口了万一被人偷了呢
这玩意气派
前人的字别说,复杂是复杂但是有那么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路桥尴尬的笑着,都粪了能不有味道吗
路桥抓着自己写的粪字站在了尤金家金碧辉煌的墙前,佣人自然拿来了粘着剂
路桥自己涂粘着剂在墙上,随后抓着粪字将其倒过来贴上
自己写的粪字,自己贴上墙
这不是发粪涂墙吗?路桥苦笑着贴了上去,使劲的拍了拍
尤金指着自己右边空出来的位置笑着:“来来,路桥你坐这里
我老婆带着着刚出生的小儿子就不来了,这位是小女尤莉,你们认识一下
”路桥坐在了位置之上,身旁正是一位身材紧身衣的少女
一身丁宁同款腱子肉配上可爱的少女脸,路桥笑着挥了挥手
尤莉低下了头,似乎害羞起来
尤莉连忙给路桥介绍起其他人,路桥尴尬的笑着显然一个都记不住
军衔到级别,路桥只能配合微笑
此时路桥看见的一桌子菜真是大饱眼福,士兵们还说军官也只是在庆祝的时候才吃的上肉,可现在路桥眼前的东西真的是什么都有
烤猪、烤鸡、烤鱼,当然看着是那么回事吃起来就不一定了
尤金看出了路桥在迟疑什么笑着:“怎么?吃啊
随意吃,我这一顿就是要庆祝我马上晋升新月了
”“晋升新月?我听到的消息不是要抓住泰格嘛?”路桥不解的说
“借你吉言,福到了
我们抓住的那个袁启现在就在我家地牢里,我说了让泰格一个人过来赴会
他要是今天真的来了,我就放了他儿子
”尤金说着亲自掰下了一只鸡腿放到了路桥面前
26:仇恨的制高点是路桥眼前这一桌等于说是鸿门宴啊,说不定到处都埋伏着士兵
路桥看着鸡腿倒是没什么食欲,但此时马屁肯定要拍的:“尤金大人可以啊,生日之际抓住泰格晋升新月
这要是双喜临门啊,那我今天算是写错了,不应该是福该写个囍啊
”“瞧你这话说的,现在写也不迟啊
来人纸笔伺候,我请你来也就是想听你说说地球的故事
知道这地球是个什么样子,当然我现在有一个新的想法
小女尤莉,我想让她跟着路桥你学习如何写古文
”尤金说着拍了拍手,立刻有佣人小跑去准备
尤莉此时也站了起来,站到了路桥的身旁
无形的压迫感,左边是尤金右边是尤莉
路桥尴尬的笑着,而周围的军官此时都望向了路桥
纸笔被拿了过来,路桥尴尬的笑着将笔递给尤莉:“麻烦小姐帮个忙吧,把笔拆了我要里面的墨
”尤莉一手抓过,轻轻用力直接一声脆断
里面的墨水流淌出来,一个空碗接住
路桥知道没有毛笔,用手沾了沾开始写字
尤金看着反应过来:“古人都是用手写字?”路桥摇着脑袋:“不不不,是用笔写字
只不过不是这样的笔,而是毛笔,笔尖一般用山羊毛、鸡毫、山马、鼠须、马毛、鹿毛制成
最顶尖的就是狼毫笔,这样才是最正宗的
”路桥几乎是刚说完,尤金笑着:“女儿把大军、二军请来
”片刻两只哈士奇被尤莉牵了出来,路桥也吓了一跳
“狗和狼是亲戚吧?我记得君月说过
当年君月赏赐的,不知道他们的毛可否?对了,也不让你白说白写
你看看我怀里这是什么,你今天把我们说高兴了这玩意就是你的
”尤金说着将怀里的银盒子亮了亮,路桥自然一眼认得是27厘米的穿甲弹
路桥自然来了兴趣,狼毫说的其实是黄鼠狼
但别说哈士奇毫了,为了穿甲弹现在就是人毫路桥也要给对方写出字来
路桥上前摘了哈士奇尾巴上的一搓,等哈士奇的反射弧上来疼了路桥早已跳开
拿起了桌上的筷子,这玩意还是流传至今
路桥拿过了刚刚沾墙的粘着剂,将毛撵成一片之后粘在了筷子之上
细是细了点,路桥此时展示了一下毛笔的握法之后沾了沾口水点了点墨
狂草挥舞间出现一个大字:怂
“这是喜字?”尤金不解的问
路桥笑着指着怂字上的两个人:“你们看,左边这是个喜,右边也是个喜
然后走入了下面的这个门
所以这个喜字是双喜临门的意思
我在给它提个字
”路桥说完,连忙写下:苏月念囍
尤金此时根本不在意路桥写的是什么,但对路桥握笔的方式很感兴趣
此时路桥写完,尤金抓过路桥特质的毛笔开始跟着学
但此时才发现自己要写一个字却十分困难,手明明不抖字却到处飘
尤金摇着脑袋:“小女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以后跟着路桥你学学这个
”“你想学我必然用心的教
”路桥笑着将自己写的怂字也贴到了粪的旁边,看着眼前的两个字又看了看身后一帮带有渴望眼神的军官们
路桥明白未来怕是少不了赐字了,但这事情最好也规划一下
否则到时候穿帮了就完了,但现在那顾得着这些
路桥几乎是刚刚贴完,门口怒吼声就传了出来
这哪是一个人的声音,分明是一群人的声音
带头的一阵巨吼:“放了我儿子,有什么事情冲我
”其他人坐着无动于衷,路桥此时倒是吓了一跳
站在墙边扶着墙面,外面此时密密麻麻的喊叫声传来
尤金此时将自己的椅子朝向了大门口坐了下来,看着大门口的位置大喊道:“把门打开
”佣人打开了大门,门口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他们都穿着紧身衣,但用黑袍遮住身体
特别是头部,只留出一双双眼睛望着里面
带头的人看起来比尤金还要壮硕一些,身上披着黑布此时走了进来
“泰格,你不懂规矩啊
”尤金开口道站起了身
此人居然是泰格,此时大声咆哮道:“你的规矩我听一半做一半
现在我是一个人进来的这群人还在外面,今天我要是带不走我儿子这群人就会把这里踏平
”泰格说完将身上披着的黑袍抖落在地,路桥此时才明白泰格这超乎常人的壮硕是怎么回事
眼前叫泰格的男人,自己的身体就是一个巨大的战斗服
全身上下肉体改造几乎到达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完全就是个人形机甲
而门口路灯下的众人也跟着老大一起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袍,这群人也分为两派,一派是身体改造的,一派则是部分武装的
但仔细看材料都不是很好,不像泰格能看见身体内泛着银色反光
人数浩浩荡荡能有几百人,这群人冲进来的话
路桥粗略的算了一下每一位军官至少都要一打五,当然路桥不知道现场埋伏了士兵
尤金笑着挥了挥手,两位仆人走入了房间内带出了满身是伤痕并且双脚双手都有铁链捆绑的袁启
“儿子,你没事吧?”泰格激动的说,能看出泰格的年纪和尤金相差无几
被叫袁启的男人浑身是血,此时艰难的动了动脖子
说话似乎都没有力气,泰格看见这个状况格外的激动
尤金笑了笑:“女儿,你护着点路桥
是路桥帮助我们找到袁启这个卧底的,他可是我的贵人
”尤莉缓步退后,站在了路桥的身前
此时的泰格气愤的大喊:“远处那个小子就是天外来客对吧?是他打破了我的计划?也是他发现了我的儿子是卧底?”路桥百口莫辩的笑着,才明白尤金妙啊
在场的仇恨值此时自己反而是最高的,尤金一句话自己就变成了召唤师峡谷里的提莫
路桥轻轻的戳了戳面前的尤莉询问道:“这个泰格很厉害吗?”尤莉小声的解释:“月球一共有ABCDEF六个区,每个区都分为四部分组成不分先后:士兵和军官组成的守卫者、富商和平民组成的中立者、灰色地带亦正亦邪的不法者、流窜黑市的法外狂徒
这位泰格就是B区黑市这群法外狂徒的老大,这些年几乎是销声匿迹了是你发现了他的儿子才能让我父亲将他骗出来的
”路桥听完算是懂了,泰格属于黑市的法外狂徒
他们偷了灰色地带枪厂老板的27厘米穿甲弹
所以这事情无法找守卫者帮忙,所谓的四个组成部分似乎都是互相制约的但路桥此时还不知道具体状况
袁启被送到了尤金的身旁,尤金笑着:“你明白的,我不可能做亏本买卖
今天你和你儿子只能离开一个
”“不好意思,你的规矩我想今天要被打破了
你们确实很守规矩,没人穿着战斗服进来
我在外面看了很久才确定进来的,而你们埋伏的不好意思我们都发现了
”泰格大吼道
此时身后黑压压的黑市人员拉出了八位穿着战斗服此时晕厥的士兵,路桥自然明白这群人就是带自己来的士兵
显然是走掉之后被在周围埋伏的黑市成员袭击了,八位都被扔在了门口的地面之上
“我知道你为了揽下抓住我的功劳,不可能去叫外援
这里的想必都是你的亲信和朋友
我儿子还要那边的路桥,交给我放我们离开
今天的这事情我也就当没发生过
否则,现在我的人冲进去硬抢的话我想你们没一个能跑掉的
而且我保证我儿子收了什么苦,你们全部都要承受一遍
”泰格大喊道
路桥愣住了,这事情果然不清不楚的就牵扯到自己了
但路桥明白事情不简单,绝对没那么简单
之前站在两边准备服侍的佣人带着两只哈士奇离开了,这里只剩下了军官们
尤金的老婆照顾刚出生的孩子没来,来的尤金的女儿身材一看就明白也是士兵
尤金这个鸿门宴应该没那么简单,否则也不会在还没有晋升的时候就有十足的把握
“好选择,但可惜路桥赐了我一福、一囍
今天就是我这里的贵客,他要祝贺我精神新月的话

上一章:逍遥狂少全文阅读 极道星辰 最新章节 下一章:狂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