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茶小说网 > 武道高手都市之行 > 重生逍遥神魔界
本书标签: 龙破苍穹  无尽武装  武器大师     

重生逍遥神魔界:

重生逍遥神魔界

尤莉身后的士兵拿回了一旁自己的匕首:“我来吧,他已经是虫子了
”达喜身后的鼓包破裂,里面居然长出了蜻蜓的翅膀
连接处看着有些渗人,但此时血管已经不在暴起
路桥看见了达喜的眼神,缓和了许多带着惊恐
路桥和达闻西没有沟通,两人几乎是同时的本身朝向达喜一前一后拦住了众人
达闻西大喊道:“除非我死
”“否则别想动达喜
”路桥连忙接上
众人有些无奈,达喜迷迷糊糊的喊道:“爸爸,好疼
”达闻西转身抱起了达喜,达喜的双眼虽然通红但没有失去意识
两个人包在一起,此时都哭出声:“都怪爸爸没用
”“爸爸疼,你压到我后背好疼
”达喜大喊道
达闻西立刻松开了手,达喜的翅膀并没有展开而是耷拉下来像披风一样挂在身后
路桥看着达喜,反应过来假面骑士W啊!疾风王牌黄金极限啊!紧身衣加蜻蜓翅膀,就差一个头套了
44:我有一个梦想路桥看着达喜此时的变化,自然是高兴的
路桥爱看假面骑士,平成时代最喜欢的就是假面骑士W
这要是找机会COS一下,路桥想想都开心
但身后众人给路桥的感觉却截然相反
“如果你们现在保护一只虫族,我想我会让你们三个一起死在这里
”尤莉身后的一位士兵恶狠狠的说
路桥转过身才发现众人都看着自己和达闻西,猫斗小队的众人还好尤莉站在丁宁身旁
而尤莉的士兵队伍站在另一边此时对着路桥都是虎视眈眈
路桥明白,现在必须要说服这群人
路桥无奈的开口道:“达喜产生了变异,这一点我不否认
但你们也不能否认变异前的达喜就是个人类孩子对吧?”众人都纷纷点头,这事情显然没办法摇头
达闻西也明白路桥的意思大喊着:“我儿子是正常的,他肯定是正常的
”路桥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点认同感,让达闻西这一句话拉回了现实
点头的人开始摇头,并且摇头的人越来越多
“但他现在是虫子
”“你是外来的,你不知道我们有多痛恨虫子
”“爸爸,我怕
”达喜此时有些激动
“您老给我闭了吧!”路桥小声的说连忙转身按住了达文奇的嘴,恨不得给达闻西的嘴巴贴上封条
达闻西明白了什么微微点着脑袋,路桥松手达闻西自己按住了自己的嘴
前一秒还是神队友,下一秒就冲着猪队友去了
路桥调整心态再度开口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有多痛恨虫族
但人是无辜的对吧?现在的达喜,只不过是一个被虫子感染的人
我换一种说法,你们生了病
得了很重快要死的病,如果有食物,就能因为给你吃浪费就剥夺你吃食物喝水的权利吗?”路桥此时只能用偷换概念的说法,希望能让大家放弃对准达喜的矛头
“路桥,你说的对
国正残疾了,但我们从来没有把他当成残疾的人来看
只要孩子是正常的,切掉翅膀,他就是个好人
”高远此时走向了路桥并排而战
切掉翅膀?路桥才不愿意
但此时话语到了这里,能拉拢一个是一个
猫斗小队的众人,此时也发现了路桥和高远站在了对立面
丁宁、马龙很快就自觉的站了过来,毕竟都是猫斗小队的成员
路桥此时庆幸,乔克队长不在
不然以乔克杀伐果断的性格,自己今天根本不可能让猫斗小队的众人站向自己这边
乔克一句话,几乎就是死命令
而乔克的性格,百分之百会斩立决
靠着国正的残疾骗到了高远的票,导致猫斗小队的人都偏向自己这边
路桥长处了一口气,感觉事情简单多了
只要达闻西别乱来,自己总能给这群人洗脑的
“不对,他在蛊惑我们
”“听出来了你光捡好的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是装的呢?他现在已经是只虫了,让他在这里就是害了其他人!”尤莉的士兵显然都在一条线上,纷纷点着脑袋准备好了战斗姿态
似乎要打起来的感觉,路桥无奈的大喊:“尤莉,你说话啊
”尤莉一句话的事情,绝对能让众人闭嘴
但此时的尤莉犹豫了,左右为难的憋出一句:“路桥,你说的有道理
但我相信,我们这里也是容不下一只虫的
以我爸的性格,他很可能会被锁在月牙湾的旗杆上然后被抛向深渊
”尤莉在以尤金的想法做参照,路桥没有说服尤莉
路桥此时心里有些紧张,现在只要让尤莉同意那么眼前的这些人显然都会闭嘴
路桥到了什么,现在大家对待达喜的态度不就是有色人种的种族歧视吗?歧视这种东西在所难免,路桥明白自己有时候也会带有色彩
路桥脑海回到了高中,那是苏月第一次上台
暑假学校跟兴趣班搞了个演讲比赛,现在一想就是校内外联合的补习班赚取的活动
但是苏月学了一个暑假,那时候的苏月每天都在背
路桥也就默默的记下来,结果苏月上台连个入围赛的资格都没有
但路桥却默默记住了苏月的演讲内容和当时的飒爽英姿,那是马丁路德金的演讲稿:《我有一个梦想》
现在想想居然可以派的上用场,路桥咳嗽了两声笑着:“大家,我想先抛开一切来谈谈现在
你们眼前的这个孩子,他有什么身份
他不仅仅是一个被虫族虫化的少年,我想他还是贫民窟的一员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贫穷过,让我们回到贫民窟内,回到这个建造廉价武器的工作室内,是什么造就了今天的悲剧?这不是一个孩子的错,也不是一个成年人、更不是一个平民、一个士兵、一个军官、乃至君月的错
”路桥一位位指了过来,伸手指向了远处
众人沉默不语,听着路桥侃侃而谈
“朋友们,今天我在这里想对大家说,贫穷和寒冷并不能击垮我们的内心,我们仍然可以有梦想!这个梦是牢牢扎根于我们每个人当中的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月球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繁荣和富强:我想大家内心都在渴望一句: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月牙湾之上,不会有一个孩子是因为这个月球的不幸,而导致他要被抛向深渊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山洞不会让这群贫民觉得是躲避虫族最好方式,所有人都可以安心的不用考虑危险来临
我梦想有一天,我身旁的这个孩子,就算他有与众不同的特点,他也可以安心的活在这个月球之上
……这就是我的梦想,如果可以我们能走出去
外面不会在闪烁醒目的警戒色红光,而解决这一切并不是大家屠刀相向,去抹杀一个得了病的孩子就能得到的
我希望我们能一起,能为了月球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战斗、一起沐浴在阳光下,等等我是说月光下
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路桥说完,食指中指点在了眉心
动作从容不迫,但实则慌得一比
这照抄差点全抄了,怎么能说阳光呢?这可是月球没有阳光
路桥微微睁开了眼,身旁的猫斗小队跟着路桥一样在做军礼
连同面前尤莉身边的士兵此时也做起了军礼,而路桥此时才发现周围被救出的二十多个难民此时也围了过来
都被这个氛围感动了,厉害啊
路桥真的要感谢苏月,不是她坚持不懈的练也没有自己今天
“要杀达喜,就先杀了我们
”“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这位大人,我们愿意追随你
”路桥眉头微皱,这事情怕是搞大了呀
这话一出还得了,尤莉这边的士兵全部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路桥
自己只想为达喜平反,这里外里一顿鼓捣把贫民窟的这些人都给点起来了
此时路桥明白自己必须要找一个台阶下,不然这些话要是传到君月耳朵里自己这是要谋反啊!路桥连忙咳嗽了两声:“大家,我只是说出了内心的心声
这个世界还是需要真正的领导者,我是一位士兵
我的心乃至灵魂都是属于君月的
大家说要追随我?可笑,大家不是已经在追逐我了嘛?因为我在追随君月,大家不都是君月的子民吗?我相信今天的这个事情,君月在场会处理的比我更好
”尤莉此时点着脑袋:“路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
确实我们不能就这样潦草的解决一条人命,这事情君月也不会允许
我们可以先把达喜关起来,然后交给君月判别
你刚刚的话我也全部都录下来了,我会交给君月的
现在先放这个孩子一命吧,我身边的这些士兵显然还是持怀疑态度的
要不这样,既然你们猫斗小队的成员都愿意保护这个孩子
那么就由你们送这个孩子现在去往银座大厦,等今天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再有君月判断?反正现在也没多少红点了,这一次虫族入侵也算是过去了
”尤莉自然给了一个台阶,尤莉的士兵微微点头不再说话
路桥叹了一口气:“闻西,笼子你会做吗?关你儿子的,做的结实一点
你要是徇私舞弊,我们猫斗小队可是要一起掉脑袋的
”“我我我……我能一直跟我儿子一起吗?”达闻西询问道
“内容我已经上传了,我也带着我的人先走了
看见你没事就好了,我好回去和父亲交差
”尤莉说完转身离去,士兵小队的成员连忙跟上
“恭送尤莉董事
”路桥大喊道,听到这里才明白尤莉这一次找自己是尤金的要求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什么都不会,尤金怕自己这个人才在这一波虫袭中死了不值得?此时的洞窟内就剩下了路桥等人和贫民们,众人一起动手打造了一个带轮子的巨大笼子
里面够容纳三四个人了,路桥特地试了试确定没有什么暗门可以逃跑
达闻西带着达喜钻了进去,贫民们还给带了一些食物依依不舍的看着猫斗选地狱的众人离去
猫斗小队众人带着巨大的笼子,路桥轻轻的拍了拍马龙:“求你个事,我其实也不放心这个孩子
也不觉得笼子保险,也不确定虫化会不会让脑子变一变,你也进去一起蹲着可以吧?如果孩子做了什么你记得阻止
顺带如果孩子发生什么意外,你也能第一时间联系我
委屈你了,你看如何?”马龙点了点脑袋:“交给我吧
”路桥此时望着达喜,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后背
这毒是自己吸出来的,自己可别变异了
45:守夜,明早月牙湾公审回去的一路上,众人显然没有用跃迁
众人漫步在月球表面,感觉并不想是在做任务而是在闲逛
此时有士兵们在清理虫族的尸体,难闻的消毒水味已经让路桥带上了头盔
已经看不见虫族的身影了,头盔之上显示的红点零零散散但没有虫窝显示
空中的战舰也已经都飞回了银座大厦,路桥也是第一次目的两个飞弹飞回了银座大厦内
这也就意味着之前把飞机打下来的导弹是个可回收的,难怪尾部没有火焰
只可惜了飞机,还有飞机上遇难的那么多乘客
路桥其实有想过,因为人数没有统计会不会除了自己和苏月之外还有活人
但现在来说也只能想想,在这样的世界能活下来估计都不容易吧
路桥想到了什么询问道身旁的丁宁:“我说虫族入侵那么可怕的事情,那么黑市的那些人没有士兵的庇护能活得下来吗?”丁宁拍了拍此时的牢笼解释道:“贫民窟的贫民都能用技术来保护自己,黑市的那些人就更不需要你担心了
”路桥思索着点着脑袋:“也是
”“你现在最应该想的,怕是在君月面前救下那个孩子吧
”丁宁此时看着蜷缩在笼子角落不敢乱动的达喜
路桥点着脑袋:“我就不相信我保不住你们
”……圆盘操作室的蓝向阳站起了身,此时ACDEF其他五区已经发来了虫族剿灭的消息
蓝向阳看着自己管辖的区域,没了虫窝红点也已经非常零散
已经搜寻过一次了,蓝向阳想后方的军官们大喊道:“再加强一边地毯式搜索,就可以结束了
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本来就困谁知道这事情那么突然
”尤金此时也受到了一份女儿给的消息,在私下偷偷看完之后明白这事情大了
尤金站起了身:“君月大人,我想还有一件大事估计很快就会一层层传递到您手里了
”蓝向阳看着尤金,手上的平板弹出了消息
蓝向阳有些不解的打开看了一眼,面前的正是侃侃而谈的路桥
说的是什么不重要,但那种震人心魄的感觉一点不假
蓝向阳放大了平板自然看见了角落蜷缩的达喜,此时的蓝向阳自然来了兴趣
随后是一群人的喊话,最后尤莉表示带回去给君月处理
蓝向阳这算是懂了,看向了尤金开口道:“这事情你既然都知道了,就交给你来办吧
让他们在楼下呆一晚上守着,明天一早月牙湾公审
把视频拷贝一份发给其他几位君月,全部约一起看看
”尤金连忙站起身行了一个军礼,蓝向阳扭头回了最上端
尤金身后一排排军官们也都站了起来,君月一走主心骨自然变成了自己派系的领袖
从站着的和坐着的军官此时就差不多能看出派系,两边稳稳坐着的正是另外两个派系的军官和部分散人
尤金朝着楼下走去,军官们自然跟上
坐着的新月军官云焕此时缓缓开口:“尤金啊,你以前跟过我
你脾气我是知道的,怎么你有一手资料?我刚刚耳朵要是没听错的话,君月那边刚刚传出来的声音是路桥的吧?六位君月聚集月牙湾公审?你这棋是不是下歪了?”“刚上任新月,又跟路桥走那么近
我真怕你没命坐稳自己的位置
”另一位新月军官瑞西此时也笑着嘲讽道
尤金的脸色确实有些难看,谁能知道路桥那么能搞事情
况且这次帮他搞事情的还是自己女儿?但显然不能显山露水,此时的尤金展示着自己的手臂:“消息是我让尤莉发的,你们就不怕这是我的局?”瑞西和云焕此时面面相觑,但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因为他们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此时只能沉住气等待明天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
“你们不吭声,我就回去睡了
明天看好戏吧,也别猜了
”尤金说完朝着楼下走去,出了门就开始一路小跑心里自然慌得一批
尤金在银座大厦的门口,身后是一排军官
军官们窃窃私语,都以为尤金有什么杀手锏
“你们干什么?没事就散了
”尤金愤怒的大喊,把气都撒在了自己人身上
军官们四散而开,没一位敢多做停留
此时有士兵已经开始疏散平民离开了

上一章:贩妖记 重生逍遥神魔界 最新章节 下一章:都市小说排行榜完本